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

手机版

铁血读书>历史架空>砒霜>楔子
背景颜色:
绿
字体大小:
← →实现上下章节查看,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

楔子

小说:申博 作者:江湖探花 更新时间:2019/1/16 10:54:10

中国嘉德2015秋季拍卖会将于11月14日举槌,在预先散发的宣传图册上,一件编号005的乾隆御制金牌引起许多人的注意。

金牌上圆下方,取天圆地方之意。宽三寸三分,长四寸八分,正面是篆书“梨园至尊”四个字,背面有“太上皇帝御赐”字样。

关于这枚金牌的来历,在纪晓岚的著作《阅微草堂笔记》中有明确记载,嘉庆元年(1796年)正月初一,弘历退位,为太上皇。在宁寿宫皇极殿举办了千叟宴,并从全国精选了一百多个知名的戏班子为千叟宴献艺。二月初二,弘历在献艺的戏子们中间择优者凡廿一人。赐圣牌,计金三、银六、铜一十有二。

此物一出,就轰动了整个梨园行,被戏子们尊称状元牌,谁都想得到一枚彰显身份。为了达到目的,明争暗斗,强取豪夺的勾当,不知用了多少,本来一团和气的梨园行被搅得乌烟瘴气。

弘历死后,嘉庆帝下旨,收回了散落在民间状元牌。直到后来东陵大盗孙殿英,盗掘了乾隆、慈禧的墓葬。从慈禧的墓中意外的得到了一块金质状元牌。后来几经辗转,落入河北梆子名家盖九霄手中。

上海滩某大亨对名伶孟冬皇一往情深,为了博取佳人芳心,他用卡车拉了30万大洋,亲自上门找盖九霄购买状元牌,却被意外的拒绝了。

这次不成功的交易,在娱乐记者推波助澜的报道下,更是弄得天下皆知,也给盖九霄带来了杀身之祸,几天后,盖九霄满门被杀,梨园状元牌昙花一现,从此下落不明。

“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也要把梨园状元牌拿回来,作为咱们戏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”。六十多岁的巴艳玲单手叉腰,横眉立目吼道。她是戏曲博物馆的馆长,没退休时,在舞台上反串铜锤花脸,包公戏演得出神入化。

人生如戏,巴院长沉溺于戏曲艺术,早已分不清舞台和生活的界限,真把自己当成了刚正不讹的包青天。现在她正为梨园状元牌的事大发雷霆,在巴艳玲看来,300万元的拍卖底价无异于拦路抢劫。

“院长,咱们博物馆的经济状况你是知道的,自从建成后,一直都亏本经营,不要说是300万,就是30万,咱们现在也拿不出来”。说话的是戏曲博物馆的财务经理王建宫,退休前一直在舞台上反串旦角,因此举止说话都温婉动人,比现在荧屏上流行的小鲜肉还要娘。

巴艳玲底气十足的道:“我早就想好了,把我北京三环里那套房子卖掉,用卖房的钱,到拍卖会上把状元牌拿回来”。

王建宫阴阳怪气的回应道:“巴院长,您知道拍卖会的流程吗”?

有理不在声高,可现在老院长明明不知道拍卖会的规则,却依然豪迈的大声道:“我为什么要知道,参加拍卖会的人有多少懂戏曲艺术”?

王建宫不想和巴艳玲争论,岔开话题道:“就在去年的拍卖会上,一副包拯手书的寿联,起拍价也是300万”。

巴艳玲有些激动的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这个消息”。

王建宫道:“您要知道了,房子去年就卖了”。

巴艳玲赫然一笑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鱼和熊掌不能兼得,人不能太贪得无厌”。

王建宫没有搭理她,自顾自的道:“包拯手书寿联,起拍价300万,经过375次竞价,最后以1.7亿的价格成交”。

巴艳玲被惊呆了,喃喃自语道:“如此说来,咱们即使拿出300万,也不能保证把状元牌拿回来”。王建宫道:半点希望都没有,民国时状元牌就价值30万大洋,当年鲁迅先生在西单旁边,长安街附近的八道湾,买了一套三进四合院,也只不过花了3500大洋”。

巴艳玲就像是霜打的茄子,彻底颓废了。按照王建功的计算方式,梨园状元牌的价值,买下两座戏曲博物馆还绰绰有余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抬起头来底气不足的道:“状元牌对梨园行来说意义非凡,可落在外人手中全无用处”。

刚入职不久的晋金丽是个恬静的女孩儿,负责博物馆的档案整理工作,几位老前辈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,她娴熟的敲击着键盘,笔记本电脑上早就显示出一大堆有关拍卖梨园状元牌的信息,对状元牌感兴趣的买主,更是有二百多人,其中不乏欧美,韩国以及港澳台的实力派。

巴艳玲的丈夫老卢脾气好,从来没有和妻子红过脸,巴艳玲刚忧心忡忡的进了家门,老卢就把丰盛的饭菜端了上来,巴艳玲不满的道:“做这么多菜咱俩能吃完吗,你这不是浪费还能是什么”?

老卢没有说话,他们的儿子卢渊博一脸贱笑,鬼鬼祟祟的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,对着巴艳玲深施一礼,拿腔作调的道:“母亲大人吉祥”。

巴艳玲冷“哼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卢渊博高大帅气,从小就是许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,但现在大学毕业两年多了,愣是还没有女朋友,巴艳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平时忍不住唠叨儿子两句,卢渊博倒是不犟嘴,却总跟母亲玩失踪,事发后常常十天半月的不回家,巴艳玲也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她有心事,食不甘味,没吃几口就放下碗筷道:“我和你俩商量个事”?

老卢道:“咱家的事儿向来都是你说了算,用不着跟我们商量”。

巴艳玲咬了咬嘴唇道:“我想把房子卖掉,你们没有意见吧”?

卢渊博道:“只要您不卖我和老爸,想卖什么都无所谓”。

老卢道:“为什么要卖房子,是不是博物馆的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”?

巴艳玲也不隐瞒,把关于梨园状元牌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。卢渊博根据老妈的叙述,早就在电脑上寻找到拍卖会的网页,看的津津有味。

老卢则不以为然的道:“横竖一块牌牌而已,何必兴师动众,搅得鸡犬不宁”?

老卢不负责任的态度让巴艳玲火冒三丈,她忍不住拍案而起斥责道:“就是你们这些人不负责任的态度,把咱们的好东西都弄到国外去了,中国人发明了印刷术,世界上最早的印刷品却在英国人手中。要研究敦煌文化,资料却在美国人那里。西夏国历史将近二百年,可翻译西夏文的字典《番汉合十掌中珠》却在俄罗斯人手中……”。

巴艳玲滔滔不绝,说了足足有五分钟。老卢和她做了几十年夫妻,却不知巴艳玲如此博学,禁不住对她刮目相看。

卢渊博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,最后忍不住问道:“那些金发碧眼的洋人也就算了,怎么还有韩国人跑来凑热闹”?

巴艳玲振振有词的道:“韩国人最坏,如果这状元牌落在他们手中,明天他们就会拿状元牌去申遗,声称戏曲艺术的发源地在韩国”。

老卢闻言不禁莞尔一笑道:“这话虽然有些刻薄,但凭韩国人的性情,这给戏曲艺术申遗的事儿他们真有可能干的出来”。

巴艳玲反驳道:“什么可能会,是一定会”。

老卢连忙赔笑道:“夫人说的极是,却不知你这番高谈阔论的原创是谁”?

巴艳玲脸一红道:“你是不是讥笑我没文化”?

老卢道:“不敢,我只是好奇而已”。

卢渊博悠悠的道:“老妈的真传,除了博物馆一姐,不用考虑别人”。

巴艳玲怒道:“你这孩子竟胡说八道,人家晋金丽学识,长相,哪方面配你不是绰绰有余”。

戏曲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,大多都是梨园行退休的演员,薪水也不高,晋金丽年纪轻轻却混迹其中,确实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。卢渊博只见了她一面,就奉送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绰号:博物馆一姐。

卢渊博对一姐没感觉,但他老妈却对这个喜爱传统戏曲艺术的小姑娘喜欢的不要不要的,甚至觉得晋金丽如果嫁给她儿子,都有些委屈人家姑娘了。母子俩半月前就是因为这件事吵的不可开交,卢渊博甚至不惜以离家出走来对抗老妈的独断专行。

眼见母子俩又要重蹈覆辙,老卢马上出来和稀泥,提醒剑拔弩张的老婆和儿子,不要偏离主题,那块梨园状元牌才是今天的重点。老卢一边说一边给儿子使眼色,提醒卢渊博岔开话题,你那顽固的老妈是不会轻易让人说服的。

对老爸的一片苦心,卢渊博心知肚明,他两眼紧盯着电脑显示器,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大喊道:“老妈快看,你梦寐以求的状元牌是C签”。

“C签是什么意思”?巴艳玲问道。

“C签就是参加拍卖会的拍品,在落槌前24小时,持有人可以停止交易,而不用付给拍卖公司违约金”。卢渊博解释道。

“那拍卖公司岂不是亏了?”巴艳玲道。

“南京到北京,买的没有卖的精,拍卖公司怎么会亏,有资格C签的拍品,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拍卖公司正好借这些宝贝来提高影响力,招揽更多有实力的客户”。卢渊博道。

“C签有这么多好处,以后拍卖公司岂不是没有生意可做”?巴艳玲道。

“首先要想和拍卖公司C签,一定要保证持宝人手中的宝贝价值连城,另外拍卖公司对持宝人的身份信息,也不加保护,我从电脑里,可以轻松的调阅出持宝人完整的个人资料”。卢渊博一边说,一边快速的敲打着键盘,一个漂亮女孩儿的头像出现在显示器上。看到这个人,卢渊博禁不住轻轻的“啊”了一声。

巴艳玲也凑过去,只看了一眼,禁不住颜色更变,盯着儿子似笑非笑的道:“好小子,又想用什么阴谋诡计来耍你老妈”。

卢渊博道:“这是个误会,我确实不知道她是状元牌的主人”。

这个女孩儿巴艳玲不但认识,还记忆深刻。她年轻时是剧团的台柱子,一心想要儿子子承母业。卢渊博从小学戏,不但唱功了得,手脚更是练的异常伶俐。好把式打不过赖戏子,卢渊博打小又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主,从小学到大学,和别人打过多少架,恐怕他自己都记不清。好在常在河边走,就是不湿鞋,打架卢渊博可从来没有吃过一次亏。

巴艳玲嘴上埋怨,心里却十分得意,暗赞自己教子有方,直到卢渊博大三那年,有人给巴艳玲打电话,她的宝贝儿子被人打了,巴艳玲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,在急诊室外,一个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的姑娘正惴惴不安的站在门口。

巴艳玲只看了姑娘一眼,心说这丫头真俊,要是扮上相登台演出,以后的梅花奖铁定就是她的了。事情紧急,没容巴艳玲多想,就一头冲进了急诊室。

卢渊博头上包着药布,正埋怨他的同学们,不该因为这么点儿屁事儿,去惊动他老妈。卢渊博的同学们也第一次见识了巴艳玲的雌威,她大声质问是谁吃了熊心豹胆,竟敢太岁头上动土,伤了她的宝贝儿子。但巴艳玲做梦也没有想到,罪魁祸首竟然是门口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儿。

卢家的大公子能文能武,风流倜傥,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的女孩子。但他自视甚高,大三了还没找到心仪的女生,直到有一天偶然见到刚入学的大一新生刘湘君,傲娇的卢渊博就迷失了自我,对刘湘君展开疯狂的攻势。无奈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将近半年了,两个人竟然毫无进展。

卢大公子失意之余,喝得酩酊大醉,借着酒劲儿找刘湘君表白,试图来个霸王硬上弓。

酒醉三分醒,卢渊博发誓,自己从小到大打过无数次架,从来没见人把一招倒踢紫金冠,用的如此出神入化。

他从背后抱住刘湘君,小姑娘挣扎了两下,却无法挣脱卢渊博的怀抱,就在卢大公子自鸣得意时,刘湘君一脚飞起,悠忽过顶,卢渊博下巴颏中招,耳轮中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,接着就失去了意识。

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伤愈出院后的卢渊博竟然和刘湘君确立了恋爱关系。卢渊博感谢姑娘不杀之恩,毕竟是酒后失德,刘湘君要真把他当成流氓,就绝对不是一脚踢碎下巴这么简单了。

刘湘君也觉得自己下手重了些,而对方也没有要自己赔赏医药费,心里对这个莽撞的大男孩竟有了些许好感。

卢渊博因祸得福,把史上最美校花追到手,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,但他只是表面上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,暗地里有两件事一直让他无法释怀。

首先刘湘君太保守了,现在的大学生确立了关系以后,哪个不如胶似膝,黏糊的分不开,每到星期天节假日,学校周围宾馆的房间都是爆满,住宿的都是那些初尝禁果的年轻学生。但卢渊博和刘湘君别说是去开房,就是拉一下手的机会都不多。

更让卢渊博头疼的是他妈妈对这门亲事的态度,巴艳玲对如花似玉的刘湘君根本不感冒,她性情刚烈,老卢在她霸道的阴影里生活了大半辈子,早就变成了唯唯诺诺的小绵羊。巴艳玲不愿儿子重蹈他老爸的覆辙,那个刘湘君太能打,如果两个人的婚事真成了,她那宝贝儿子岂不是要受一辈子的委屈。

卢渊博和刘湘君就这样若即若离的拖了一年多,直到卢渊博大学毕业,想把两个人的亲事定下来,没想到刘湘君此刻提了一个要求,定亲可以,但是卢渊博要入赘才可以。

要自己倒插门做赘婿,卢渊博当时就傻了,好在他临危不乱,安静的告诉刘湘君,容自己考虑七天。

卢渊博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妈,巴艳玲大发雷霆,对这门亲事表示坚决反对,并信誓旦旦的保证,那姓刘的丫头肯定是穷疯了。

卢渊博也义愤填膺,觉得刘湘君欺骗了自己,七天期满,他没有再回到刘湘君身边。

时间就这样一天天流逝,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,卢渊博非但没有把刘湘君遗忘半分,反而随着时间长了,那种相思更是刻骨铭心。最终理智终于战胜了虚荣,向自己心爱的女人妥协,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。

卢渊博决定了去做上门女婿,兴冲冲的去找刘湘君,没想到却吃了个闭门羹,刘湘君的闺蜜冷冰冰告诉卢渊博,刘湘君一个月前就修完所有的学分,提前毕业离开了学校,迄今渺无音讯。

卢渊博不知自己怎样离开的熊猫馆(女生宿舍楼),一路上暗自神伤,直到现在他才发现,自己对刘湘君知之甚少,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家境如何,家里有几口人,甚至她的家庭住址卢渊博也无从知晓。

后来,心有不甘的卢渊博又无数次的回到学校,却再也没有见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美丽女孩儿。万没想到,今天歪打正着,一块梨园状元牌出卖了刘湘君所有的秘密。

看到儿子魂不守舍的样子,巴艳玲不满的道:“我不准你去找这个狐狸精”。

卢渊博道:“那您还要不要状元牌”?

巴艳玲道:“废话,我要是不想得到它,干嘛要把房子卖了”?

卢渊博道:“您还是省省吧,您这房子即使卖了,也换不回那块状元牌”。

巴艳玲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有气无力的道:“那还能怎么办,我已经尽力了”。

卢渊博道:“咱们不妨走一遭,和刘湘君当面谈谈,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”。

巴艳玲道:“我不同意你去给人家做上门女婿”。

卢渊博道:“您房子都卖了,我娶个媳妇总不成睡大街上吧”?

3

楔子 的全部评论

点击加载更多
申博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登入
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游戏登入
辉煌国际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360官网登入 太阳城申博88登入 申博在线平台网登入
申博138官网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娱乐网 申博真人游戏
太阳城亚洲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手机版 申博电子游戏
申博百家乐 申博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